Saturday, October 30, 2010

手錶

最近錶帶又折斷了,第二次吧,家中老細說原廠都沒有新的換,這些東西太平了。

一句太平了我們的堆埋區就滿得很快,好在原本的盒還在,一看原來這平錶用了六年,裏面找到 spare pin,不用五秒搞定了。

抽屜裏只得一只可用的錶,我這類人簡直阻礙經濟發展。其實有另外一隻"人行它才行"的, 歷史更久遠,不想費力使它復活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